藝術天地 Art world

藝術評論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天地 > 藝術評論

王西京簡介

發布時間:2017-06-28    文章來源:美術基金會

       13883821035312.jpg

王西京簡介

       王西京,1946年8月生于陜西西安,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協中國畫藝委會委員、陜西省文聯副主席、陜西美術家協會主席、西安中國畫院院長、西安美術家協會主席,西安建筑科技大學藝術學院名譽院長、教授,兼任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西北大學、云南大學、西安美術學院教授,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九屆、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一級美術師,被國務院授予“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榮獲“中國時代先鋒人物”、“第四屆中國改革十大最具影響力新銳人物”、“陜西省紅旗人物”、“陜西省行業領軍人物”、“陜西省優秀共產黨專家”、“勞動模范”等光榮稱號。

       四十多年來,他曾在國內外報刊、雜志發表作品五千余幅,先后出版作品集、論文集等60余種。

       曾先后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英國、法國、泰國、韓國及香港、臺灣、澳門、深圳、大連、北京、廣州、鄭州、合肥等國家和地區及城市成功地舉辦畫展三十多次,被新加坡南洋美術學院、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泰國東方書院聘為客座教授。

       王西京在2000年榮獲日本政府“國際阿卡得密獎”和“教育文化勛章”;2002年榮獲漢城國際書畫大展“國際貢獻獎”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奧林匹克運動”特奧金質獎;2003年獲日、中、韓“國際美術節大展”金獎和“中國北京國際美術節”特等獎;2005年獲“法國國際美術沙龍展”特別獎,是我國在海內外享有盛譽的藝術家。

2Q==.jpg

2Q== (1).jpg

遠去的足音1984 200×200CM

9k=.jpg

兵諫一九三六2009 250×330CM

Z (2).jpg

陳毅詩意1991 133×123CM

 9k= (1).jpg

春潮2004 300cm×650CM

 2Q== (2).jpg

達摩造像2005 136X68CM

 2Q== (3).jpg

和平世界2012 240X120CM

 2Q== (4).jpg

驪宮春韻圖2007 136X68CM

 Z.jpg

毛澤東同志1991  148X91CM

 9k= (2).jpg

瞿秋白同志1991 130X95CM

 Z (1).jpg

太白吟2009 136X68CM

 2Q== (5).jpg

周恩來同志1991 127X87CM 

蕩氣回腸  畫壇力量

——記當代中國人物畫名家王西京

       王西京是中國當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畫家之一,他的藝術探索和藝術造詣在中國人物畫的發展史上具有特殊意義。一幅幅氣韻通暢,節奏跌宕,富有民族風范、時代氣息的經典作品,將他一步步推向了藝術創作的巔峰,也為我們民族文化事業發展的畫卷添上了絢麗一筆。

       回望王西京先生的創作,可以看出作為一位當代的人物畫畫家對人的關注勝于一切,王先生的筆下,凝聚了民族與西方,融會了浪漫和現實,歷史的風云和生命的氣息在他的筆下得到了和諧、完美的交融,釋放出一種精神空間的廣度和深度。

       王西京先生的筆墨有一種蕩氣回腸的力量。這份力量時而顯示出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這一點非常動人,《長恨歌詩意》、《東坡詩意》、《魏武觀海》、《聽濤圖》等作品里,畫家并沒有將目光局限于刻畫人物或題材本身,而是致力于放入一個時代的語境中,重新解讀歷史人物,反映人物的命運,人格的力量,歷史的氣息。在滿紙煙云的畫卷上,暢達地表現著自己對于國畫筆墨的繼承和對筆墨趣味的詩性構造。《遠去的足音》、《阿Q畫押》,反映出一種現實主義的心靈吶喊。

       我們注意到,王先生作品中的線的運用非常精彩,他能深度地體察到畫面意境中的線條的運動,傳達出一種韻律感、節奏感,簡約而飽滿,飄逸又瀟灑,畫面的構圖體現出畫家苦心孤詣的思考,恰到好處地烘托出人物情態:人物的形神動態則刻畫得入木三分,以有形的筆墨傳達出無形的人的內在精氣,其氣韻通達,不逮前賢,可謂畫心又刻骨。畫家總能從容、睿智地進入古今人物的精神層面,溝通古今,坐看風云,不動聲色地打通觀者的心靈。

       在長期堅持不懈地探究水墨語言、繪畫語境與個人心性之間的協調性中,王西京先生不斷豐富、完善著自己作品的學術品位、文化內涵,使得作品產生出一種動人心魄的魅力,且歷久彌新。

       時至今日,先生對于筆墨性情的把握可以說到了一個出神入化的高度,他著力于刻畫人物之魂,歷史之氣。他既繼承了中國古典人物畫的傳統又靈活借鑒了西方油畫的繪畫技巧,使其有機地協調。而他也成為當代人物畫界不可多得的一位受人尊敬的實力派畫家,影響波及海內外。

       中國美術如何在世界全球化中保持民族精神,又為各國人民所推崇,這是每一個生活在當下的中國畫家所應該關注和思考的問題。作為當代中國人物畫壇的一個標志性的人物,王西京對于中國人物畫創作的貢獻是有口皆碑的。他具備一個優秀人物畫家所應有的真誠和善意以及對人情的洞察、思辨能力,并從容不迫地以自己深厚的藝術內在功力建立起了一種獨特的藝術樣式,為中國的人物畫精神升騰出富有探索意味的空間,為中國的人物畫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劉大為    

    “王西京是在美術界很活躍的一個畫家,他畫了很多人物,能力很強,古今中外的題材他都能畫,年齡也比我輕,我覺得他應該比我們更有發展前途。”

——謝志高    

    “西京是我的老朋友,他的人物畫在當代中國的畫壇是一面大旗,他非常有水平,他畫了很多主題性的創作來歌頌我們偉大的祖國,歌頌改革開放,他畫了很多重大的題材,從這個層面上講,,西京做的很不錯,他有很深的功力,他的人物畫有自己的面貌,在傳統的基礎上能夠自如地發揮出自己的個性;能夠畫出自己眼中的人物;能夠反映我們當代的重大題材,我作為一個畫人物的畫家,我認為他做得非常稱職,所以我要向他學習。”

——何水法   

    “他的畫路非常寬廣,既可以畫重大歷史題材,塑造歷史人物,又可以畫非常抒情而賞心悅目的作品,所以我很佩服他,他畫的路子這么寬,題材這么寬泛,不管是勾線也好,渲染也好,技法都很全面,特別是用幾根線來控制大的構圖場面的能力非常強。”

——馬振聲   

走近畫家王西京

—— 盧  炘  

       很早就關注到王西京先生的人物畫作品,他的那些代表作總能強烈地扣動心弦,印象很深。上世紀八十年代就有:《遠去的足音》為血踐改革之業以喚醒民族覺醒的戊戌六君子立碑;又有贊揚“我以我血薦軒轅”的《魯迅先生》。后來的《人民領袖》毛澤東和《周恩來同志》,以及改革開放時期歌頌總設計師鄧小平的《春潮》和溫家寶《守望生命》,都是表現主旋律高揚民族精神的巨制。與文革作品普遍的“高、大、全”傾向不同,這些領袖人物已脫離了高高的神壇來到了現實生活,觀瞻這些先賢名人可以引發民族自豪感自信心,而這種感覺又會是真實和親切的。一位畫家能有如許代表作立于當代畫壇,受人喜愛,就非常值得敬佩。

       去年“長安精神——陜西當代中國畫名家聯展”到上海巡回展出,我出席了上海美術館為之舉辦的研討會,王西京先生作為主持者出現,我又見到了畫家本人,還是原來的樣子,西北漢子那種高高大大、淳樸厚重、誠懇大度的形象。王西京與劉文西先生是師生關系,劉先生是浙江美院老校友,他們都與浙派人物畫有著聯系,受過影響。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誕生的“浙派人物畫”在藝術上有較大的突破,技法豐富,波及全國,影響不小。浙江的后繼名家也不少,但后繼畫家有全國影響的代表作還是不多,相比之下陜西畫家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進入新時期王西京的藝術又有出其不意的發展,在題材上他開始表現古代文人雅士形象和創作古典詩詞的詩意畫,在技法上則完全擺脫了寫實繪畫的某些羈絆,而進入大寫意領域。這種跨躍式的變化,讓造形服從筆墨的需要,筆線的表現力和墨色的豐富變化隨著作者的個人學養審美、個人情感變化而達到淋漓盡致的表現,追求完全屬于自己的那種理想化境界和格調。

       這種變化雖說并非王西京所獨創,許多人作過嘗試。但后來有的放棄了,有的變形夸張過度而失去了追隨者,王西京則一直堅持著,作品數量非常可觀,擁有特別多的喜愛者。市場廣闊的剛性需求,為他提供了可以不斷探索不斷開拓的機會,所以他的變形夸張已成為一個新特色,作品的主觀情感強烈鮮明,與他人以及與自己以前的作品都拉開了距離,作品面貌為之一變,頗具現代感,而同時代出道的不少畫家畫路子不變,作品也多少會有某種陳舊的味道。顯然他的跨度大,風險也大。這些年來,屈原、司馬遷、文天祥、鐘馗、達摩、李太白、蒲松齡、曹雪芹、青藤山人、石濤、鄭板橋,以及驪宮舞女、玉樓梨園佳麗頻頻出于他的筆下,個性形象和群像均層出不窮,變化多端。早年他創作過優秀連環畫《越南女英雄》《林中響箭》,畫過許多速寫,也善于謀篇布局,創造力就不同凡響,到了改革開放時期自然猶如魚入深淵,鳥歸舊林,有了自由創造的天地。他不愧為高產畫家,發表過五千余幅作品,每次展覽都有新作面世。西安街頭巷腦大小畫廊會所,幾乎家家西京,筆者曾到過西安,至今印象尤深。

       西京擔任西安市美協主席時創辦西安中國畫院,并以“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為立院精神,屢屢創建奇功。他在美術圈子里是少壯派,現在是美術大省——陜西省美協主席,挑起了一付重擔。如今陜西要重振“長安精神”,主張“博大、雄強、開放、寬容”,去年的巡回展陣容壯大,氣勢高昂,他的團隊和他本人前途自當不可限量。

       王西京是新中國美術的一個成才典范。他勤奮好學,我總覺得他就是那種好學生的形象。新中國時期成長的藝術家,長在紅旗下,從小確立的是愛祖國、愛人民、愛勞動、愛科學、愛護公共財物的“五愛”和爭取當思想好、學習好、身體好的“三好”學生。也許正是那種經歷他從小就有高度責任感、使命感,具有一種勇往直前的入世精神,一種浩然正氣。前面我提到他題材和畫風有所轉變,但歌頌浩然正氣,弘揚民族精神一點也沒有改變。他的藝術不是休閑樂道的靡靡之音,也不是怪力亂神的精神刺激,而是給人美的享受,積極鼓舞精神向上的推動力。他擔憂民間疾苦,近幾年賑災個人捐款愈五百萬元,捐贈作品達兩千余幅,這在美術界也是有口皆碑的。

       他說:“我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中國人,一個內心存著過多憂慮、過多渴念的人,一個負擔過重而無法超越的人。在日常作畫時,即使就在最信筆恣意涂抹之際,我依然能感到一種無形的牽扯,我似乎總能聽到我那深淵般的無告而沉默的靈魂的呼號。……我固執地走傳統的路。”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近三十年的光景,政治運功不斷,極左思潮影響著當時的各個領域,文藝政策也受到如是影響。毋庸置疑那時培養出來的藝術家一般都有時代的印記,而后的三十年改革開放,政策寬松曾讓多數成年的藝術家有點措手不及,這時的王西京卻敢想敢干,顯得成熟果敢,他沒有在“西風烈”中搖擺,而一頭扎進中國古典傳統。他傾心于中華文明中的澹泊明志、超凡脫俗、儒雅高貴的氣質,敬慕文人畫中的逸趣和人格魅力。他強調人物畫“寫”的效果,研究中國書法與中國線描人物畫的關系,主張從書法用筆中汲取營養以提高人物畫筆線質量,從書法用墨的墨色運筆中感受線象內蘊,還借鑒書法的章法將其生動的氣韻與主觀情感的抽象性表現移為人物畫的筆墨抒情。在他撰寫的《中國線描人物畫技法》一書出版后,這種研究還在不斷繼續。

       王西京的線描人物畫受明末畫家陳洪綬的影響很大,以古拙的線條結合變形,努力表現人物性格,而他的水墨人物畫得到梁楷《李白行吟圖》的啟發,沿著任伯年的路子向前推進,人情物態,形神兼備,神奇多變。浙派人物畫擅長從寫意花鳥畫技法中吸取,使人物畫變得筆墨豐富而充滿詩意,這無疑也給王京西有了參照。他的人物畫在此基礎上探索用墨用水之道,包括借鑒石濤山水畫的優長,再加上他自身原有的那種豪邁、曠達,他畫的人物別具一格,畫面清新,意蘊豐富,氣勢撼人,為民眾喜聞樂見又有精神可究。

       優秀繪畫傳統滋養了王西京,他的審美感覺不斷提升,作品的內蘊越來越豐厚雋永。他對于不同題材用什么技法表現有著獨特的近于固執的選擇,他沒有“今是昨非”地否定過去,而是繼續尋求最佳表現方式。他清醒地表述:“對一個當代畫家而言,向古典回歸并不一定意味著‘出世’,要如古人般遁跡山林去遠離生活,陶淵明講‘心遠地自偏’,禪學也講‘滅掉心頭火自涼’。今天的藝術家更應在于遠眺,俯視中國文化和世界文化之后,能認清本民族傳統中屬于人類整體的、精神性的東西,充分地理解它并堅持以當今(一個20世紀90年代人)的嚴肅目光去關照它,從而有效地繼承和發展它,繼而在真正的古典和真正的現代交叉點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王京西準確地給自己和自己的團隊找到了位置。

       陜西長安畫派或稱黃土畫派,一貫主張兩手抓,“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王西京說:“生活給予的是藝術感受,傳統給予的是文化精神。”這就是他的藝術理念,說得明確簡練,一語中的。就宏觀能力而言,王西京無疑是一位出類拔萃的領軍人物。

       他本人其實就是標桿,作為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國家一級美術師,他在內地舉辦過許多次個人畫展,并先后在海外香港、澳門、臺灣,以及新加坡、日本、英國、馬來西亞、美國、韓國、泰國等地區舉辦畫展三十余次。他出訪寫生,開設講座,出版各種畫集和學術專著,譬如《開源——陜西人文資源保護與開發的思考》一書,就是王西京對文化的思考。2007年他的《醉八仙圖》在藝術品拍賣會上以330萬元成交。無論是繪畫界還是收藏界他的影響正在日益擴大。

       他獲得過許多獎項,諸如:“中國北京國際美術節”特等獎、“中華人民共和國奧林匹克運動”特奧金質獎、日中韓“國際美術節大展”金獎、“法國國際美術沙龍展特別獎”、加拿大“國際水墨畫大展楓葉獎”、日本政府“教育文化勛章”、韓國“國際貢獻獎”等數十項大獎。榮獲過許多榮譽稱號:“中國時代先鋒人物”、“中國文藝終身成就藝術家”、“第四屆全國改革十大最具影響力新銳人物”、“中國時代十大新聞人物”,陜西省“紅旗人物”、“優秀共產黨員專家”、“勞動模范”等。

       王西京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兼任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曾當選為第二屆全國文代會代表、第九屆,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央新聞記錄電影制片廠拍攝過《畫壇新秀王西京》,陜西電視臺和廣東電視臺都拍攝過他的專題片。新聞界十分關注他的作品,尤其是風格的變化。

       他說得很實在:“從我這些作品的不同趣味、風格的變遷,讀者當能窺視到我的情緒,感受到嬗變,以及我的成熟、我的欠缺。現代哲學認為,人生并無終極目標和終極實現,它只是一個過程。倘若如此,我便希望自己的這個過程中的每一步都是真實的、充分的;同時整個過程又是不斷變化、更新,充滿著一次次艱辛、悲哀而又光輝復旦的。”這才是他一個當紅畫家的真實想法。

上一篇:宋亞平簡歷

下一篇:馬繼忠

返回列表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