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活動 Foundation dynamics

基金會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基金會活動 > 基金會新聞

葉落長安——作家李西岐書畫作品展

發布時間:2018-11-16    文章來源:美術基金會



主辦單位

西安岐山商會

協辦單位

陜西美術事業發展基金會

西安中國畫院?國際美術城美術館

展覽時間

2018年11月17日——2018年11月22日

開幕時間

2018年11月17日(周六)上午10:30

展覽地點

西安市高新區灃惠南路與大寨路十字西南角

西安中國畫院?國際美術城美術館二層



藝 術 簡 介





李西岐

陜西岐山人,曾度軍旅廿載,后轉業地方工作。中國作協會員、甘肅作協理事、甘肅書協會員、陜西美協會員、《讀者》雜志社百名簽約作家、長安大學文學創作研究所兼職研究員、寶雞國學會名譽會長、西安岐山商會文化專家。

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寫作,涉及小說、散文、書畫及藝術評論諸多領域;作品散見于《昆侖》《解放軍文藝》《飛天》等刊物,著有長篇小說《金城關》《大周原》,精短小說集《有朋自遠方來》、《李西岐文學作品選-小說卷》,散文集《李西岐文學作品選-散文卷》《三月飄雪》《黃河水車?羊皮筏子》,并在國內各大報刊發表并出版四百余萬字,先后獲蘭州軍 區和省市各類文藝獎多次;長篇小說《金城關》曾榮獲第四屆黃河文學獎。





前言 ▏李西岐的章草藝術


章草者,漢章帝時創立的一種書體。這種書體專用于給朝廷寫奏章。當時的書法家史游、杜操、張芝便是這種書體的代表人物,各留有《急就章》和《千字文》。西岐曾不辭辛勞,一一臨過。

章草與相鄰的幾種書體的關系是:章草從隸書中拓出,行草從章草中拓出。章草便是兩者之間的橋梁。章草筆畫有它相對簡潔的一面,但有些字的模樣卻有點“怪誕”,令人難認、難寫。章草又要求“字字有來歷,筆筆見功夫”,可見這種“皇家字”還有些“霸氣”,所以,今天圈子里敢碰這種書體的人極少。記得歐陽中石先生說過,章草是一特殊學問,必專門攻之方可。

我問西岐何以好寫章草?他舉了不少寫章草的名人某某,還有某某,說這些人都是學富五車。其中有一個人是沈從文。他的小說、散文為西岐所崇拜,于是這位天性中就愛好章草的人,愛屋及烏,更加驚嘆他找到章草的得意!他一練就是十年,凡他找到的名人章草,不無做過細法的研習。如今他能默寫的章草個字,不下一、二千個,其書寫功夫亦真!“功夫何在?”有人問正在揮筆書寫的西岐。他笑笑,一手在額頭上一抹,再一摔——汗也。其時,他正在給我寫“樂在其中”的斗方,何以累出這把汗來?他幽默地說:“鼓閑勁鼓的!”我倆相視而笑后,我問他寫的“樂”字,“樂”得像展開的兩只翅膀在飛,有來歷嗎?他一本正經地說:“有呀!您知道王蘧常么?他曾是復旦大學教授,對章草有他的貢獻。我臨過他的千字文,他的樂字就是這么樂得‘飛’的”。“噢——!”我驚嘆,驚嘆他的學問之豐,我佩服,佩服他是有手有心之人,我疑問,疑問皇家的章草將路子把得這么嚴實,西岐何以能有創造?論起創造來,他說這是他每天都在拷問自己的一個話題。

如前所說,章草是給朝廷寫奏章用的,專供御覽,要求快捷易讀,所以章草就有了它獨具的規范,不容書寫者心血來潮,任意發揮。但西岐自小打下了良好的楷書基礎,后來又學草書,繼而進入十年磨一劍的章草修煉時期,光“千字文”就習練過數種之多,再加之他聰慧過人,寫一方字,可博采眾長,挑選多種章草字體,容入一方,達到整體和諧之美,此其一。按章草之律,字不盈寸,字字又不得相連,但西岐憑著自己見多識廣,在尋找一套能為當代人欣賞的章草書體。想讓章草在歷史上的呆板、木訥之氣消散,使它活起來,進入尋常百姓家。他說,在這里,不能像蜻蜓點水,敷衍一下當代人的欣賞習慣,而要做出扎實的工作。比如,僅字要大一點,就非下苦功夫不可,因為字大不易掌控;易散,則失去章草的端莊之美。西岐每日無不練字,練字最大者可如斗大。他寫一方章草,盡量調節字的大小,顯示出起伏跌宕之美,此其二。西岐認為不論從事什么藝術,都要體現自己的內在思想,文化涵養。他寫過文人與書法、帝王與書法、僧侶與書法、美酒與書法等系列論文,以提高他的書法學養。他說,趙孟頫是他下一步追慕的榜樣,從文人書法角度視之,除去刻帖中的呆滯與僵化,變樸拙為靈動,進而賦予“雅化”之用筆,達到姿致變化美輪美奐,給人以水到渠成燦然成章之美,更顯文雅生動,化古而生新。除此之外,他還寫小說,寫散文,又繪畫,又雕塑,以提高他的藝術學養。他說,他是用他的全部學養來支撐他的章草書藝,此其三。西岐的章草終于有了自家的面目:端莊、沉著、率真、自然。

西岐曾是我的高中學生,他那時就繪畫,練字,寫小說。今天,我欣賞了他的章草,又讀了他新出版的五十多萬字的長篇小說《金城關》和《大周原》,文字浩瀚,精彩紛呈,內心不由得感嘆:李西岐,好大一棵樹啊!

——著名作家,原《延河》主編 徐 岳




后 記


所謂文人字畫,即文化人書寫與涂抹之謂也。近日,著名作家莫言在京都辦墨跡展,引來網絡上一片噓聲。予以為,諸位多慮矣。孔夫子有言在先:“人而無文,行之不遠。”諸先賢操持毛筆混世事,此乃謀生之工具也。半世紀以來,各類硬筆盛行久矣,如今鍵盤又代替硬筆,故而毛筆隨之衰敗,且已失去工具之基本功效。君不見,西風東進,吹斷黃旗,文脈斷裂,人心不古,傳統文化顏面掃地,華夏書畫退而為之技藝耳。今之聲名顯赫炫耀其書藝畫技者,不少為瘋狂追逐金銀利祿饕餮之徒也。

予四十多年來,日日苦讀,夜夜碼字,發表與出版文字逾四百余萬字。少時在父親催促下寫字畫畫,幾長,步入柳營,心摹前賢文字,手追大儒墨跡,持續久矣。自不敢妄稱滿腹經綸,亦不是才高八斗,半為行伍半書生,如此而已。予為人謹慎低調,行事端端正正,勤勤懇懇,作文碼字,孜孜不倦。然,總歸是志大才疏,手藝不精,雖雙鬢染霜,六十又五,卻一事無成。

近年來客居西安,享受含飴弄孫天倫之樂,每日里依然筆耕不輟,操持毛筆涂抹書畫,日復日,年復年,竟然積攢書畫有幾百幅之多。予生于西安,長于岐山,故以“葉落長安”為題,挑選一百二十余幅書畫,應西安國際美術城之邀,展露崢嶸于古城,純屬耍耍事一樁,貽笑大方矣。

《詩經.小雅.伐木》云:“嚶其鳴矣,求其友聲。”敬請長安諸位大神,拍磚扔瓦,以教與我,幸甚至哉,幸甚極矣!

李西岐 戊戌初冬于西安




作 品 欣 賞




《歸隱圖》




《書法》




《毛驢》




《山水》




《小品》




《春光》



誠邀撥冗光臨

西安中國畫院·國際美術城美術館地址

灃惠南路與大寨路交匯處西南角

西安國際美術城二層

策展人

鄒琦

停車場

中華世紀城東門地上停車場

展場電話

鄒 琦:130-9698-0582

陳競陽:183-9253-7558

上一篇:創榮近現代中國書畫全國巡展(西安)暨陜西名家作品邀請展

下一篇:展訊丨“絲路風情”王西京赴法作品匯報展

返回列表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